白帝城托孤一事,历来被很多人盛赞为刘备有尧舜之心。然而,通过对史料的梳理,可以看见,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,刘备的心机有多深,可能是你难心想象的!

事实上,在蜀汉建国前后的十多年中,刘备虽常赋予诸葛亮以重任,但与此同时,也通过提升一系列的人事制衡和制度安排,分解孔明的权力。而“白帝托孤”时“君可自取”之语,用意更是在地防止孔明大权独揽,以维护蜀汉政权的延续。读懂了白帝托孤背后的惊人真相,你才会明白为什么说刘备才是真正的老江湖!

入蜀前孔明被关羽、张飞牵制

荆州时期,孔明作为刘备阵营的代表,促成了孙刘联盟,并积极谋划了“隆中对”与占据荆州的战略,应是刘备阵营中的核心谋臣。不过其军师中郎将的职位虽重,但在关羽、张飞等人均获重用的背景下,也就显得并不突出。

入蜀后刘备更倚重庞统法正而非孔明

刘备稍定荆州诸郡后,在鲁肃、诸葛亮的举荐下,荆州士人庞统亦被纳入刘备集团,与亮同任军师中郎将之职,但不久后庞统就阵亡于攻雒战役,协助刘备入川的三大功臣只剩法正一人。在此情况下,进取成都后,诸葛亮方与法正并佐刘备。

二人各为“股肱”与“谋主”,其具体职权亦各有侧重:法正“外统都畿,内为谋主”,一方面是刘备集团在统治核心的最高长官,另一方面又是刘备的高级幕僚;而诸葛亮则常在刘备外出之时坐镇成都。按蜀郡太守之治所在成都,应属法正辖区,并不需诸葛亮亲为镇守。有意思的是,刘备进取汉中之时,却是法正以“谋主”的身份“从行”,而诸葛亮所承担的是其在荆州时期就担任过的后勤守备事务。

诸葛亮虽身居要位,但在刘备夺取汉中的后续战略中并未直接发挥作用。而法正则在定军山关键之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,帮助刘备大破夏侯渊军,进而占有汉中。可见益州时期,诸葛亮发挥的作用较之荆州时期更为局限。

相反,刘备对庞统、法正等人的倚重程度显然更为深重。刘备称帝后,在昔日功臣大多身故,刘备旧部几乎无人可用的尴尬境地时,诸葛亮以其政治才干、资历功勋与见信程度,才顺理成章地成为蜀汉集团臣僚首脑的不二人选。

刘备伐吴是一大政治赌注

刘备称帝后,孔明为相,一跃而为“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”。但是诸葛亮的权力过大,不仅对刘备的皇权构成威胁,在蜀汉内部各支势力并存的复杂的政治形势下,也不利于官僚队伍的团结。所以,刘备亦须借外部势力反制诸葛亮,从而创造稳定的政治环境。因此白帝托孤时,诸葛亮+李严的辅政体系,应是刘备称汉中王时就有的谋划,其目的就是为了限制诸葛亮一家独大,防止其威胁到刘氏自身的皇权统治。

此后,刘备伐吴之举也绝非为关羽报仇那么简单。根据他一贯的用人风格可知,其对诸葛亮一家独大的局面显然不会满意。结合自己年岁已高的现状,更联想到董卓、曹操强臣秉政,视弱主如提线木偶的历史教训,刘备必须要对诸葛亮加以限制。因而伐吴恐为刘备晚年的一大政治赌注。

随刘备伐吴的臣僚将领涵盖了蜀汉内部不同势力集团,但这批人员又多为年轻后进之士。刘备此举,一方面是出于无奈,昔日亲信将领逐渐凋零,而蜀汉人才相对曹魏又稀缺,因此无人可用;但另一方面,如果伐吴成功,那么这批参战者则可成为具有资历的新派功臣,刘备亦可借此平衡蜀汉内部,以防止权臣政治在蜀汉再现。然而夷陵之战以失利告终,不仅对刘备打击巨大,也阻碍了这一政治目的实现。

刘备才是真正的老江湖

尽管刘备在制度安排上,试图以诸葛亮、李严互相制衡的安排,对新即位的少主刘禅构成保护,但是以刘备丰富的政治经验,其应当认识到这套体系存在着不稳定性。

首先,诸葛亮虽有李严掣肘,但毕竟是德高望重,且权力日益增加的重臣,李严未必有能力对其保持制衡;其次,李严对于蜀汉政权的忠诚度也值得怀疑,刘备死后,李严确有在江州图谋扩大实力的事实。所以,仅仅依靠制度,并不能保证刘禅的统治。

在此局面下,刘备所谓“君可自取”的托孤之语,则从政治伦理层面,将潜在的可能扼杀于摇篮之中。

一方面,诸葛亮在“隆中对”中为刘备规划的政治目的是“兴复汉室”,这也是刘备集团一直坚持的政治旗号,刘备称帝,以国号为汉,则将这一旗号以自立为帝的方式进一步实践。换言之,继统于汉室是蜀汉政权具有合法化的唯一保障。因此对于蜀汉臣僚士人,刘家天下的观念恐难以颠覆。所以,刘备虽曰“君可自取”,实际也是提醒孔明不要背叛这一“初心”。

从另一方面看,将“君可自取”的嘱托施加于诸葛亮而非李严,则确保了荆襄旧部在蜀汉内部的政治地位,使得其他势力集团无法轻易获得颠覆政权的口实。

再者,除却蜀汉内部派系的复杂性,诸葛亮面对的外部压力也十分巨大,如此时称帝造成政治动荡,魏、吴或将乘势干预,则蜀汉必有亡国之险。作为富有智谋的政治家,诸葛亮对此也应有清楚的认识。不过此后诸葛亮还是不可避免地与李严发生冲突,并在政治暗战中占得上风,不仅废黜李严,也牢牢掌握了军政大权,成为实际意义上的权臣。

当然,诸葛亮也并未效法曹氏去改变蜀汉“刘家天下”的正统,并鞠躬尽瘁于北伐事业,最终成为千古忠臣的典范。因此从长远看,刘备白帝托孤之语,终究还是在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刘禅时代蜀汉的政权稳定,也巩固了刘禅的皇权。

首页滚动